当前位置:主页 > Bitpie钱包下载正文

“社恐人”开了家无人值守的自助女装店

“社恐人”开了家无人值守自助女装店   开业半年只发生过一次失窃事件,网友称“喜欢这样的店”   走进一家鞋店,店员热情地迎上来,“社恐人”栗子立马感觉不自在。每看一双鞋,店员都会激情介绍,还会推荐其他款式。试了一双不是很满意的鞋子,碍于店员的热情,栗子还是买了下来。   喜欢逛街,又是个“社恐”,28岁的栗子决定,自己开一家无人值守自助女装店,造福跟她一样的“社恐”姐妹。   无人值守,衣服被偷   栗子家住烟台,有个3岁的儿子,前几年一直在家照顾孩子。如今儿子上了幼儿园,她想找点事干。最大的爱好可能就是逛街的她,萌生了开一家自己的服装店的想法。   2023年5月,栗子跟丈夫逛街时,发现一家小店在招租。条件合适,她当场就交了租金。   栗子是个“社恐”,按现在流行的说法,她是个“i人”。在熟悉的人面前还好,面对陌生人,很难开口交流。“感觉现在很多人都跟我一样,有很多‘社恐’的姐妹。”栗子回想起自己进店购物的“社恐”经历,坚定了开一家无人值守自助女装店的想法。   经过10天左右准备,2023年6月,栗子的无人值守自助女装店在烟台彩云城正式开业了。   顾客进店,自己挑选,自己去试衣间试穿,不合适的衣服重新挂回衣架,合适的衣服按照吊牌价,自己到前台扫码结账,自己装进购物袋,自行离店。   栗子一般只在早上去店里开门,收拾一下卫生,补补货,其余时间基本都不在店里,“我就回家躺着,或者出去玩”。   当然,店里安装了监控。即使如此,开业半年时间里还是发生了一起盗窃事件。   一位顾客在询问一件衣服时,栗子才发现有件衣服丢了。查看监控后,栗子发现几天前,有一名顾客连带着衣架一起偷走了衣服。   栗子曾在社交平台喊话,希望这位顾客将衣服归还,或者把钱补上,但是没有效果。这件衣服终究没有找回来。   全程用眼神交流的   “社恐”小妹妹   栗子说,店里衣服的价格都比较适中,最贵的是冬天的羽绒服和外套,售价200元左右,大部分衣服都是几十块钱。   栗子在店里弄了一面留言墙,上面贴了不少顾客的留言,有人调侃她是个“懒蛋店主”;也有顾客给她提建议,比如在试衣间准备一面镜子,毕竟是“社恐人”,甚至不想走出试衣间;还有顾客赞叹,这家店简直是“社恐人福音”。   还有网友在栗子的社交平台留言,“就喜欢这样的自助店”。   不常在店里,栗子偶尔会通过监控查看一下店里的情况。   店里来的顾客,有自来熟的人,更多的还是“社恐人”。   栗子对一位顾客印象深刻。一开始,这位顾客在店里挑选衣服,忽然又来了几位顾客。她赶紧躲进了一间试衣间,直到后来的几位顾客离开,她先探出脑袋看看,直到确认店里确实没人了,才从试衣间出来。   还有一次栗子就在店里,来了两名女学生。栗子发现,两个人虽然结伴而行,但全程都在用眼神交流,“比如她们想去试衣服,就给对方一个眼神,或者轻咳一声”。   栗子觉得很有趣,将这个故事发在了社交平台。后来其中一名女生在评论区留言,“两个全程眼神交流的小妹妹来了”。   有自己的事业   感觉挺好的   无人值守,做不到完全无人。栗子说,她总要去店里打扫一下卫生,补补货。有一次她在店里,远远听到来了几名顾客,他们交谈中说,这里有一家女装店全程自助,没有店员。就在她们走到门口时,发现了正在收拾衣服的栗子,立马扭头走人,留下了一句,“不是说无人吗,骗人的。”栗子很无奈。   通过这个小店,栗子还交到了一些朋友。谭女士跟栗子的交往始于表情包斗图,之后从网友发展成了朋友。   相识时栗子的小店刚开张,谭女士逛过几次,买了几件衣服。她觉得无人值守的自助小店,确实可以让“社恐”人士无拘束地挑选试穿。   栗子比较满意目前的营业情况,“稍微赚点钱就可以,不靠这个发家致富”。   不过在顾客的建议下,栗子想扩大一下店面,再增加一些其他品类,比如鞋子、饰品。   这几年一直在家带孩子,栗子觉得有些郁闷。如今有了这个小店,栗子说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,这种感觉挺好的。   记者 陈晨 王开智   (齐鲁晚报)1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主页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dmzgh.cn/a/mianfeishipinwangzhan/2024/0103/167.html



标签

友情链接